邪淫差点被火烧死

miaowuputi 2021年9月19日11:20:48
评论
656

光阴如箭,日月如梭。浑浑噩噩一路走到现在,仿佛如梦一般存在的经历,至今回想起来仍痛心不已。

我出身于皖北的一个农村家庭,家中有一个姐姐。爸爸因早年计划生育严查,家中拮据而出现精神恍惚,得了精神病。

这一病就是五年。作为家里的顶梁柱,丧失了依靠的那段时间,妈妈带着我和姐姐过得更是不容易。

后来爸爸的病经过治疗慢慢恢复了。

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爸爸不知怎么的,认为读书才是出路,要想成才有出息,就必须读书,这样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出人头地。于是爸爸就把希望寄托在我和姐姐的读书学习上。

当时农村地区比较贫穷,没有挣钱的出路,仅靠一点薄田,只够维持温饱,平时花的钱,基本没有来源。适逢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国家改革开放,农民被允许外出务工,家里没有出路,爸爸就决定出去闯一闯。

就这样,爸爸离开了家庭,去了中国东北地区的一个城市打工。从一个地方到另外一个从来没去过的地方,没有人带路,没有人教你技能,没有人关心你的冷暖。他的这些经历我不清楚,但明白的是里面包含的满是心酸。

渐渐地,爸爸通过他的勤劳,也能挣到些钱了,隔几个月就会给家里寄钱,寄钱的同时也写信给我们,其中信里最多的话是叮嘱我和姐姐好好读书,长大后改变命运。爸爸会写的字不多,但字里行间流露出的却是满满的殷切希望。

那时最开心的是事莫过于年底时等爸爸回来,因为爸爸回来会给我们带来糖果。儿时的回忆记忆犹新,小时候的天真无邪,是真的美好。

期待爸爸回来,与此同时,也不希望爸爸回来,因为爸爸回来了要检查我们的学习,如果知道我们学的不好,会有严厉的惩罚,我也为此而害怕。

当爸爸看到我不认真写作业,或者写的不对时,爸爸会用针扎我的头皮(其实用的是针背,不知道而已)来惩罚我,每次我都怕得要命,央求妈妈帮我,妈妈听到我的哭声就会吵爸爸,说不能吓到孩子,哪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儿女成龙成凤,但爸爸的期望谁能理解。

爸爸没有文化,用这种方式教育孩子,无非只是装作吓唬,让我们认真学习。

在读二年级的时候,我成绩很差,但这是爸爸已经辅导不了我的作业,这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有心无力。(我多么希望爸爸能够永远辅导我,永远不会对自己孩子的学习情况感到迷茫)。

在二年级结束时由于成绩差,老师不建议我跟班升级,但看到别的同学都去三年级了,我也跟着上三年级,导致在三年级一样跟不上课。

有一次爸爸打电话给家里,询问我的学习情况,当得知老师说我一年级的文化水平都达不到还上三年级时,爸爸急坏了。在考虑之后,爸爸决定让我退回一年级重新学。
这个决定我蒙了。

多么丢人,三年级的大孩子要回到一年级和小孩子一起读书,我反抗过,但没有用。

后来就到了一年级重新来上。由于觉得丢人,学习就特别卖力,超过那些比我小几岁的小学生不在话下,每次都是第一名。爸爸得知后也是万分高兴,觉得自己的孩子有希望,逢人就说,即使干活也有精神,更不要提什么累不累了。

就这样,每个年级我都是班里第一。由于感受到成绩好带来的光环,我也就更加卖力学习了。
但同时生活上也做了不少坏事。

用开水烫、用火烧蚂蚁,捉青蛙让大人炒来吃,炒蟋蟀,捅家里的燕子窝,用烧塑料胶滚烫的液滴去烫蛞蝓,折磨老鼠,捕捉蝌蚪玩弄…..,童年时期,不少生命丧命我手,虽无知,但尽造恶业。

由于退级,我的年龄比同学大,所以到了四年级,青春期就开始发育了,从此开启了近20年的噩梦之门。
农村地区不富裕,普遍是砖瓦房,而且每个房间里面都没有门隔开,顶多挂一道帘子。

我的床位在爸妈房间门口边上靠墙,声音不能阻隔,有时大人在房间里的声音,隐约可以听到,加上青春期发育,我也慢慢找到了感觉,趴在床上摩擦获得快感。每次流出的液体自己很害怕,但快感带来的感觉让人无法拒绝,渐渐地就不在乎了。常常背着大人在床上行邪淫之事,也学会了意淫,有时把班里的女生作为意淫对象。

那时还小,邪淫次数不多,对身体影响没有显现,但心里已经有了明显的负罪感,觉得下身是不干净的,是脏的,怕别人发现,常常想着要是别人知道了怎么办。成绩当时没受到多少影响,小学1-4年级,都是班长,都是第一。

由于当时县城学校教学质量好,管得严,有些同学就去了县里读书。

有一次某同学在县城学校读书期间,给我们老师写了一封信,老师在班里读了这封信并大加赞扬,说信写的不错,让我们学习。曾经成绩不如我,现在写的信都让老师在我们面前表扬,那时我觉到了危机感,就得县城教的更好。不清楚当时是我的要求,还是妈妈觉得可以送我到更好的学校读书,就这样,我去了县城读书,姐姐在农村就读。

当时觉得去了县城更要好好学习,但邪淫的负罪感一直伴随着我,邪淫的习惯更是没有落下。

到了县城学校,学习成绩依然领先,保持在前几名,也很受老师的欣赏。但这时成绩已经不再是第一,而是退了几名。紧接着不知怎么的,我感觉说话没有一年利索了,说话会结巴,以为得了口吃。

我把情况反馈给老师,老师找我谈话,也开导我。后来慢慢变好了。
似乎这时对邪淫行为的一个警醒吧。

到了初中,接触的东西多了,邪淫也变本加厉,次数明显增多。有时出现了头晕,坐车也晕车,在家里有时吃肉也会头晕。这个时间段学习成绩还可以,排在班级前几名。

初一时,我被老师当众夸为才子,受到老师、同学赞扬的光环笼罩,我自身也沉浸在这种虚荣之中。一种行为一旦养成了习惯,就很难接触,何况手淫这种高度成瘾的行为。

万恶淫为首,我开启了万恶之门,从此再也关不住。

奶奶岁数大了,得了瘫痪,卧病在床,吃喝拉撒全在床上,妈妈在家照看。我自以为比别的孩子孝顺,但对奶奶的态度却很差,帮奶奶翻身体时,动作很僵硬,也时常有责骂的言语。奶奶在病床上维持着虚弱的身体,虽说不能说话,但脑袋不糊涂,对儿孙的这些行为肯定痛在心上。

几年后奶奶去世了,当时我似乎没有悲痛之意,却有一丝喜悦,这样妈妈可以挣脱照顾奶奶的束缚,可以跟随爸爸出去挣钱了。天堂的奶奶,您是否还怨恨您的儿孙。百善孝为先,我做了很多对不起长辈的事情,尽孝更不敢提及半分。百善之先没做到,又行了万恶之首,可谓雪上加霜。

中国有句古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读初中的时候,过年回家,听家里人说,我读小学教我的班主任病了,就在隔壁村,想见见我。家里人说拎点东西去看看,我当时却碍于面子说没空推辞了。后来老师去世了。

都说师恩难报,对我小学栽培最多的老师,我却一丝恩情也不知回报。早知如此,不知当初老师还会不会对我倾注心血。

都说天欲夺之,必先予之,初中生活结束时,也是我学习生涯的辉煌时刻,以高分考取了当地最好的高中。全家都为之兴奋。村里人也觉得有出息。

开学之前的暑假,我一个人在家,由于取得了好成绩而目空一切,加上一个人独处,邪淫更是肆无忌惮,疯狂的看黄色电影,一天之内邪淫数次,有时但已形如禽兽。

一天晚上,邪淫完睡觉,后半夜厨房边的房子突然起火,幸好邻居发现赶来,扑灭了火,一整间房子里面的东西基本都烧掉了。起火的原因至今不知道。

恶果显现发生在暑假结束后开启的高中生活,也是至今想起来仍痛苦的时光,愤恨、痛心、无地自容,犹如炼狱。

进入高中,成绩一落千丈,大不如前,总感觉脑子不够用。与此同时,邪淫的习惯一直存在,对邪淫行为的负罪感、对身体的肮脏感也与日俱增。有一天,旁边的同学说我身上有一股难闻的气味,另一个同学也说了,我却闻不到。我向老师反映情况,同学又不承认了。

但我就是相信自己身上有气味了,从此开启了潘多拉魔盒,整天满腹狐疑,别人的咳嗽我都会认为和我有关而惊恐不已,总担心我影响到了别人。

后来别人的咳嗽越来越严重,有些同学捂着鼻子,我感觉老师上课也受到了影响,这时我就更加担心了。

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身上的气味会冒出来,会不会加重,会不会影响别人,脑子里总想着这些,越想越害怕,越担心,已经无法静下心来学习了。

我找到老师,老师说他有个方法可以不让我胡思乱想,那就是把注意力专注于学习心无旁骛,也许就不会有事了。但此时的我已经学不进去了。每天担惊受怕,一上课就恐慌,越担心,情况越糟糕。

我把情况反馈给了爸妈,爸爸在外地急坏了,让我妈陪我去医院看看。去了市里的医院检查,检查后说没有问题,有轻微炎症,吃点药就好了。但回来上课我还是很担心恐惧。

老师关心我,觉得我还是想学习的,尽力帮助我,让我去校心理咨询室看看,去看了没有摆脱境况,咨询师又让我去县心理辅导机构看看,最后还是没有解决问题。

自从高中出现了这种情况,感觉生不如死。很矛盾,心里很想学习,很想学好考出好成绩,考上好大学,回报父母。但这时已经晚了。脑力已大不如以前,感觉被掏空了,很多学不会,重要的是根本静不下心来。脑子里总是想着身上有难闻气味,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散发出来,什么时候回变得更难闻,被这些不确定性的预见性恐惧弄得根本无法静下心来。高中时学业中重要的阶段,是成功的阶梯,我选择了好的基石,但却寸步难行。此时感觉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想学习却无法学习让我痛苦不堪。

从那以后,我经常逃课,到寂静的地方,河边、堤坝上,只有那里人少的地方才不会担忧恐惧。我也尝试着回出租房自学,但学习依然无法深入,眼睛看着书本,思想却不受控制,怎能学好。那时我时常会发出对灵魂歇斯底里的拷问,我怎么了,我到底怎么了,到底是什么阻碍我学习,是什么阻碍我成就功名。毫不夸张,如果没有这些痛苦的经历,考上一个好的大学对我来说并不困难。

但人生没有如果,即使很绝望,也无济于事。

很多老师想帮我,但没有办法,就这样行尸走肉的活着,灵魂和身体分离的活着,仅仅是活着而已,感觉什么都不能做,丝毫无法摆脱束缚,常常幻想着自己可以成功之类,也仅仅是痴人说梦罢了。成绩学不好,也就变得很懒散,没有了以前的勤奋好学,眼神中也缺少了神采。

由于胆子小成绩差,整天被恐惧围绕,我就只能和那些不爱学习的人交往,和他们一起打游戏,看色情电影,荒废时光。即使心里想学,但根本学不进去。曾经被老师和同学捧着的“三好学生”渐渐褪下了光环,开始被人远离,看不起,同学、房东、邻居、亲戚都对我投来异样的眼光,世上好像除了爸妈、兄弟姐妹,都对我冷眼相对,我成了另类,在他们看来,我上学上傻了。

我的性情也发生了变化,变得胆小,害怕与人交往,时常给父母脸色看、发怒、顶撞父母。

高考结果出来了,可想而知,分数只够读大专。我不甘心,选择复读,一年之后,还是处于大专的分数线。我感到无地自容,觉得对不起任何人,活着也没有意义。尽管让爸妈很失望,但他们觉得大专也要读。选了南方的一所大专院校,去南方读我是有考虑的。那个学校离上海比较近,上海有治疗我这种症状的机构。

读大专期间,我谎称要升本费用,向爸妈要了大量的钱,去治疗。疗程结束后,感觉好了些,但有时会反复,内心还是恐惧。

大学毕业前,家里我相了个亲,对方条件不错,长得很清秀,不在一个地方,但正常联系着,定好了年底结婚。但自身不知怎么的,头发这时开始大把大把的掉,害怕极了,一向虚荣心很强的我,担心对方会看不上我了,会拒绝我,怕给父母丢脸,于是我就电话不联系,说一些难听的话,故意拒绝。

当时自暴自弃,当时想着自己过不好,也不让对方过好,要让对方再耽搁一年才能找对象,抱着让对方难受的心理去伤害别人。对对方感情造成的伤害,在此深深忏悔。

毕业后去了一家实习单位,要上夜班。上夜班时我就经常偷懒、睡觉,后来因为玩忽职守被领导批评。当时头发掉的很厉害,用了很多药,都不奏效。

又到了过年回家,年龄不小了,又相了个亲,没有自信的我也没有了主见,随便应付,先答应了别人同意结亲,年后到外地工作后我又反悔。给对方造成的伤害,在此深深忏悔。

实习结束去了另一家公司工作,工作了几个月,才知道是黑中介,工资被骗了。后来找到一家正规公司,岗位要求要出差去安装,开支费用,可以回公司报销。为了多挣钱,工作期间,我经常虚开发票,高开收据,然后回公司报销。就这样贪污了不少公司的资金。

姐姐到我上班的地方找工作,找我帮忙,姐姐看我在外面过得不好,关心我,经常带吃的给我。有一次我竟一时起了邪念,想和姐姐发生关系,虽然没有做,但心已是人伦不分,禽兽不如了。后来回想也是深深负罪感。

由于生活处处不如意,工作出差期间,我就想找东西放松,在外面所住宾馆的门底下经常有人塞小纸片,看着妖艳的图片,禁不住诱惑,拨通了电话…….,后来感觉对方服务不周到,拒绝全额支付嫖资,支付了一大半,为此和对方在房间里吵了一架。后来租房附近嫖娼2次,在外出差期间,又与人发生邪淫一次。在作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有一次路边见到了一只乌龟,听说龟汤有大补,认为刚好头部脱发严重,可以补补。但不知如何下手,后来索性直接把乌龟放进锅里给活煮吃了。此类行径,将来不知又会如何受报。

邪淫最伤姻缘,连续相亲了好多年,一直没有成功,也没有人帮你提亲了。后来家里人托人有说了一个,在外地没回来,一直电话联系。后来去了她那边,为了答应她的要求,前前后后向家里要了大笔的钱,后来钱打了水漂,人不但没有娶到,家财却近乎败光。父母几十年挣的血汗钱,就这样说没就没了。

父母知道后几乎病倒,一人邪淫,全家遭殃。

在破财之前,我在网上看到学佛的文章,飞翔的文章以戒为师等,结合以往种种遭遇,我也意识到了可能问题的根源,也开始控制行为习惯,读地藏经。

但也许是业已成熟,还是导致了那次大破财。为此我埋怨过佛菩萨为什么没有保佑我。在此向佛菩萨深深忏悔。造的恶因成熟了,终归要承受,以身试法,也是咎由自取。

因果不虚,心存敬畏,多反思自身的言行,改过迁善,不然每天都是灾难片。

miaowuputi
  • 本文由 miaowuputi 投稿,于2021年9月19日11:20:48发表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jiey.org/4596.html
一位离婚女人的悲痛悔恨 邪淫危害

一位离婚女人的悲痛悔恨

我今天晚上带一个客户去租房子,在租赁的房子里,看到了一副非常温馨感人的画面。屋里有一个善良老实的丈夫,戴着眼镜,大约三十岁,围个围裙晚上在家里正在剥大蒜,不时还指点身边的两个孩子的作业。他老婆一下班,...
手淫与人格扭曲 邪淫危害

手淫与人格扭曲

我从初一、二年级染上手淫恶习,身心受到极大摧残,曾经在高中期间差一点因手淫过度恐慌而死,性格缺陷更为突出。以末学的经历,从小就染上手淫恶习的人,可以毁掉一个人的一生,致使严重的性格和人格扭曲:胆小怕事...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