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夫抛弃潦倒的她收养的孤儿回馈1500万

妙无菩提 2022年6月23日12:51:43评论8841字数 4398阅读14分39秒

家住江苏扬州的吕天梅正在为女儿的婚事忙前忙后。

突然,伴随着一声震动,手机显示:您的账户转入160万英镑,折合人民币1530万元。

当下,吕天梅颇为震惊。思索片刻,她已经百分百确定了那个转账人选,她的养子——刘远毅,15年前她在车库救助的那个男孩。

那么,这对半路母子之间究竟有怎样传奇的故事呢?

夫妻经商,生意兴隆

吕天梅,江苏高邮人,性格善良温厚,从小勤奋刻苦,努力学习。

1987年,吕天梅凭借优异的成绩从天津商学院毕业,就业于家乡的一家肉联厂,成了一名会计。

1988年,吕天梅与一位名叫周波的同事结婚,并于次年诞下一女,取名作周静。

吕天梅曾以为,一家三口的幸福日子能够一直平淡地过下去,不想天不遂人愿。

1991年,国家政府深化改革,全国各地的企业如接力赛般陆续倒闭,吕天梅夫妇所在的肉联厂也难逃一劫。

不过,夫妻俩并未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所打败,反而凭借自己所学的专业知识入行了玉石生意。

周波颇具经商才能,而吕天梅也拥有一口流利的英语,再加之两人吃苦肯干、眼光独到、配合默契,很快在玉石销售领域站稳了脚跟。

1996年,吕天梅夫妇在扬州成立了一家玉石销售的外贸公司。

1999年,仅仅过了三年,他们就累计赚了数百万资产,甚至还买了别墅与跑车。

不过,吃苦肯干的吕天梅只一头钻在工作中,却不知自己的婚姻生活已经亮起了红灯。

与天下绝大多数男人一样,周波也难过美人关。

在贫穷时,周波尚且能跟吕天梅同甘共苦;待富裕时,周波也抵不住诱惑,开始贪恋外面的野花野草,弃家中的糟糠之妻于不顾。

情人插足,携款而逃

2000年3月19日,吕天梅颤抖地拾起丈夫留下的纸条。

“对不起,天梅,我决定下半辈子和曹丁莉一起过。你带女儿改嫁吧,公司也留给你了,后会无期。”

短短几句话,如同银针一般,扎得吕天梅痛彻心扉,好几天都缓不过气来。

纸条中的“曹丁莉”是公司的一个客户,自1999年10月起,曹丁莉曾多次向周波进货且赊账,总贷款多达1000万元。

女人的第六感令吕天梅察觉到不对劲,她连忙催促丈夫讨要货款。

“她怎么老是赊账啊,这都十几次了吧,你快找她要回来,否则我们的公司也干不下去了。”

“怕什么,她在上海足足有三套房呢!不着急催,不要伤了生意情分。”周波漫不经心地说道。

这番对话在吕天梅的脑海中不断循环,再结合丈夫临走前的怪异表现,吕天梅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被最亲近的枕边人算计了。

曹丁莉并非明面上的生意伙伴,而是丈夫周波的秘密情人;1000万表面上是生意上拖欠的货款,实则是二人的逃跑资金。

得知真相的吕天梅欲哭无泪,三观崩裂,哭天抢地,发疯似地跑到曹丁莉的公司,才发现早就人去楼空。

随后,尚存理智的她跑到公安局报案,警方却以“证据不足,自愿赊货”而拒绝立案。

当吕天梅绝望地回到扬州公司时,才发现净负债已经高达200万。

这也就意味着,吕天梅此前所有的努力付诸东流,不仅搭进一个丈夫,还摊上了一笔巨额负债。

“妈妈,爸爸在哪啊?我都好几天没见到他了!”刚上小学的女儿抱着吕天梅,哭着找爸爸。

吕天梅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委屈与绝望,和女儿抱头痛哭,凄然泪下道:“你爸爸不会回来了!”

一面是来自丈夫背叛的愤恨与痛苦,一面是来自天价债款的压力与哀愁,吕天梅一度处于崩溃边缘。

可她还未来得及调试自己低落杂乱的心情,就又迎来了一个出乎意料的反转。

 

丈夫自杀,妻子重生

“你好,是吕天梅女士吗?你的丈夫周波在无锡跨塘桥跳河自杀,请过来认领一下尸体以及遗物。”

一瞬间,吕天梅恍惚了一下。她曾无数次感叹世事无常,却怎么也没想到这些“无常”竟然会发生得如此紧凑。

殡仪馆里,吕天梅收到了民警递来的来自丈夫的遗嘱,短短几行字赫然出现。

“天梅,曹丁莉骗了我的钱和另一个男人跑了。如果可以,你一定要把钱追回来。我对不起你们母女。”

看完丈夫的临终遗言,吕天梅沉默良久,不知该如何承受这比电视剧还狗血的剧情。

她拖着疲惫的身躯为丈夫料理了丧事,将丈夫的骨灰带回扬州。

而后,吕天梅又得知了曹丁莉已经逃窜至南非的消息。

“别追了,逃到国外去,一般很难追债,再加上你手头没有证据,难上加难。”律师劝说吕天梅放弃讨债。

走投无路的吕天梅只好卖掉豪宅、跑车以及公司的存货抵债,将债款还到仅剩20万元。

债主见吕天梅孤儿寡母,便也不忍心追债,留下一句:“剩下的钱就算了吧,你们好好过日子。”

尽管生活的重担已经压得吕天梅喘不过气来,但她还是坚强地爬起来。

吕天梅用仅剩不多的钱租了一间65平米的房子,并购进一台二手缝纫机,从此以替人缝补、裁剪衣裳过活。

就这样,吕天梅带着女儿过起了艰难又平淡的二人生活。

 

与此同时,在世界的另一个角落,有一个名叫刘远毅的少年也在过着不为人知的悲惨人生。

刘远毅,出生于扬州市宝应县。父母从事小本生意,勉强维持家中生计。

家中经济条件虽一般,但父母却竭尽全力给他所有的爱。

不幸的是,1999年,父母骑着三轮车外出进货,却意外遭遇车祸,当场离世,留下14岁的刘远毅孤苦一人。

后来,未成年的刘远毅被叔叔收留,过上了寄人篱下的生活。

2000年,刘远毅考上了扬州一中,即市重点高中。

这本是令人欢喜的事,可世上已无人再为他骄傲。婶婶将刘远毅视为累赘,强迫叔叔放任不管。

入学那天,叔叔交完学费,又塞给刘远毅几百元,头也不回地走了。

与此同时,刘远毅没有申请到学校的住宿名额,只好用所剩无几的钱租了一间不到10平米的车库。

上学之余,他只能挤在这间只有床和桌子的狭窄空间生活。

直到2000年10月的一个风雨交加的白天,这个阴暗的车库里来了一个客人。从此,少年黯淡的心也被逐渐点亮。

 

半路母子,互相取暖

“不好意思,外面下雨了,我能暂时进来躲会雨吗?”吕天梅一边拍打身上的雨水,一边礼貌地问道。

对面站着一个约莫15岁的男孩,模样清秀,身材瘦削,正是刘远毅。

看到陌生人来访,刘远毅的表情略显尴尬,却也极尽待客之道,从角落抽出一个小板凳,示意吕天梅坐下。

吕天梅匆匆环视了一圈,才发现这并非一个普通的车库,而是一个简陋的“家”。车库里摆放着床、桌椅以及盆碗等。

“你是住在这吗?爸爸妈妈怎么不在家呀?”吕天梅关心地问道。

吕天梅的话似乎戳中了刘远毅的伤心处,只见他鼻子微酸,眼泪夺眶而出,低头哽咽道:“他们去世了。”

吕天梅顿时愣住了,不知该说什么安慰的话,只能上前轻拍刘远毅的肩膀,抚摸他的后背。

等到刘远毅的情绪稍微稳定下来,吕天梅才问:“你平时怎么生活啊?怎么吃饭?”

刘远毅微微抬头,用手指了指角落里的二手电饭煲,淡淡地说:“用那个煮面条吃,加点盐,凑合着就是一顿饭了。”

“来阿姨家吃饭吧!管你吃到饱!”吕天梅诚挚地发出了邀请。

那一刻,她心中唯有一个想法,那便是让眼前这个可怜的男孩吃饱饭,吃好饭。

“不了,谢谢阿姨,我不想给你添麻烦。”刘远毅腼腆地表达感谢,客气地拒绝了。

不过,吕天梅却将此事牢牢记在了心里,她无论如何也想让这个孤苦无依的少年吃上一顿热气腾腾的饭。

当天中午,吕天梅将做好的饭菜分成两份,一份留给女儿,一份带去车库。

吃到饭菜的那一刻,刘远毅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他仿佛又找到了父母尚在时的感觉。

自此,吕天梅经常来车库看望刘远毅,并带饭菜给他补身体。

在学习上,刘远毅的各科成绩都不错,唯独英语有些拖后腿。

吕天梅得知后,再次递出了橄榄枝:“要不要阿姨给你补习?我当年也是英语专业毕业的。”

刘远毅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惊喜地点了点头。

 

一日,车库又来了一位客人。

“远毅,这是我的女儿静静,她也没了爸爸,你就当她的哥哥吧!”

刘远毅还没反应过来,小女孩已经握起他的手,开心地摇晃着,喊道:“我有哥哥咯!”

自此,小周静便担负起替妈妈送饭的“重任”。

一天,周静塞了张纸条到吕天梅手中,上面写着:“吕阿姨,学校明天开家长会,你能不能帮我去参加?我不想让同学们知道我是孤儿……”

吕天梅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以刘远毅“妈妈”的名义参加了家长会。

2001年春节,刘远毅原以为叔叔会接自己回家过年,谁知叔叔塞给他200元钱后又扭头走了。

刘远毅垂头丧气地窝在车库中,默默流着泪。

“怎么还在这,快跟我们回家,一起包饺子,吃年夜饭!”

吕天梅母女敏锐地察觉到刘远毅的不对劲,一人一只手拉着他回家过年。

年夜饭上,刘远毅泪流满面地说出了心里话:“吕阿姨,感谢你这几个月的照顾,以后我可以叫你妈妈吗?”

“我早就把你当儿子了!”吕天梅难掩心中的喜悦与感动。

养子成才,回馈母亲

2002年9月,刘远毅步入高三,住进了吕天梅的家里。

自此,每天凌晨4点,吕天梅会准时起床为两个孩子做饭。每到半夜,她还会做宵夜为刘远毅补充体力。

2003年夏,刘远毅考上了浙大金融专业。吕天梅母子激动不已,仿佛自己考入名校一般。

吕天梅二话不说,承担了儿子所有的学费生活费,为此还白天黑夜连着做“会计”与“缝纫”两份工作。

2007年,刘远毅被英国剑桥管理学院录取,学费全免,但生活费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为此,吕天梅将自己压箱底的几件首饰低价变卖,换得6.6万元,供刘远毅继续深造。

2010年秋,刘远毅研究生毕业,进入英国一家公司做部门总管。

几个月后,因业绩过人,刘远毅一下子拿到7万英镑补贴。当下,他立刻为吕天梅订机票,邀她来英国玩。

2011年3月23日,阔别三年,母子终于相见。机场上,刘远毅激动地喊着“妈妈”,冲向吕天梅。

那一刻,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稚气未脱,渴望被关爱的少年。

回国前,刘远毅塞给母亲几万英镑,让她回国买套房子,吕天梅笑笑拒绝了。

随后几年,刘远毅与人合伙创办公司,生意越做越大,身家可达千万。

2015年,吕天梅的女儿周静即将结婚,预计在2016年元旦完婚。

不想,婚礼前一个月,吕天梅突然收到了来自刘远毅“转账160万英镑”的信息。

为了让儿子安心,吕天梅还是收下了这笔钱,将其兑换成1530万人民币,不仅还清了当年欠下的20万元债务,还换租了一套更大的房子。

至于剩下的1000多万,吕天梅准备设立一个基金证券账户,做资产增值。

等资金涨到2000万,再用来成立爱心基金会,资助更多像刘远毅一样的贫苦学生实现梦想。

刘远毅得知母亲的计划后,感动不已,说:“妈妈,你真伟大,等着儿子回来,一起跟你做慈善。”

就这样,曾经抱团取暖的半路母子打算继续将爱传承下去。

很多年有这样一首流行歌曲,叫《星星点灯》,歌词是这样的:“星星点灯,照亮我的家门,让迷失的孩子找到来时的路,星星点灯照亮我的前程,用一点光,温暖孩子的心。”

人的一生,很难永远都是一帆风顺,难免会遇到彷徨、无助,甚至是倍感绝望的时刻。
在这个时候,如果能有一个人拿出善良和温暖,给予陪伴、支持和鼓励,那就像是“点点星光”,能够照亮一个人未来的人生路。

单亲妈妈吕天梅,用她的善良和温暖,照亮了孤儿刘远毅的人生路。而刘远毅,在长大成人,闯荡出自己的一个世界后,没有忘记去回报自己的“妈妈”。

这是属于刘远毅和吕天梅之间的缘分,这也才是人间的收养关系该有的样子。

借着吕天梅建立的基金,相信这种爱和力量会传递到更多人的心里。

妙无菩提
  • 本文由 妙无菩提 投稿,于2022年6月23日12:51:43发表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戒色网 www.jiey.org
匿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