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医生痛骂:滥交是民族危机

妙无菩提 2022年6月19日11:40:23评论5,59821字数 2331阅读7分46秒

我是一位来自四川军区医院的前列腺科的一名医生,今年54岁,我要实现我父亲的愿望,他老人家都80岁了。

父亲年纪很小的时候就当了兵,一辈子都是军医,算是见证了新中国70年腾飞的整个过程。

他不愿意看到别人家的孩子走入色情的火坑,也不愿意天下和整个中国的孩子在受黄毒之害。

常年服务于抵制黄毒的第一线,各种社区禁黄宣传活动他都参加,然而却经常遭到一些无知青年的辱骂甚至拳脚相向。

父亲的左腿是瘸的,原来父亲是老红军战士,健步如飞。17年那时候西安大开性文化节,父亲看不过去,穿了身军装就去了。

结果在性文化节的SM&性用具展馆,一帮人对着SM用具的展柜在拍照,父亲挡在前面教育他们,结果马上被一个20出头的男同性恋破口大骂。

父亲还没还嘴就被狠狠推倒在地,父亲说腿疼,腿上又马上被那个同性恋青年狠狠踢了两脚,这样腿就彻底断了,父亲年少从军半辈子穿梭在枪林弹雨中,敌人的子弹都没能打残父亲的腿,结果就这样被无知的青年踢断了。

我们一家都感到气愤,想找那个青年算账。父亲却只是流泪,他说他父母没有教好他,心理一定也很难过,他能感受到。

我的父亲就是如此的善良与伟大,可惜再也没直着走路过。后来18年性文化节被政府取缔了,没有再办,父亲说他这条腿断的值。

可是却一直有一些青年来我们家门口骚扰我们,一年多都不停息。

一群为了名利或者不可告人的目的而丧尽天良的谬论推手在祸乱着中华民族,他们的主要手段就是利用人们对“性”对低俗的好奇,大开性文化节,在网络上打“擦边球”,鼓动年轻人看黄邪淫,在社会上大力支持同性恋淫乱群交。

他们的主要手段是,鼓吹性自由,鼓吹同性恋,卖淫合法化,甚至鼓吹乱伦,挑战人类的道德底线,煽动人们对西方自由的渴望,对中国,对现实的不满。

不管青少年对他们的看法认不认同,只要青少年认同其中一点,他们就成功了。就像很多青少年反对乱伦滥交,却支持同性恋。很多大叔唾弃同性恋,却又支持滥交一夜情。

要知道这些“邪淫”(同性恋乱伦滥交卖淫)本质都是相同的,一个都不应该支持,一个都不能犯!都是邪淫,都是他们的诡计,都是他们用来崩坏道德人伦的屠刀。

一个民族没有道德,还有文明吗?中华文明为世界所推崇,文明的底蕴不就是道德吗?

而道德一崩坏,那文明便荡然无存。中华民族失去了文化认同感,民族危难之际就再也没有仁人志士出来舍生救国。

文化战争才是最可怕的,没有硝烟,却能从精神层面打垮了一个民族。这个民族有枪有炮,士兵有力量有枪法,但是是对着自己人!

不知您们是否知道,许多大学取消了3000米以上的长跑,一个重要的原因,中国青年的体制在下降,这种论调更让他们沉迷于黄网。

一代中国青年的心智,精神,体能都在下降,他们如何担当建设祖国,保卫祖国的大任?

不知您们是否知道,各个大学校园的旁边日租房林立,未婚同居,流产成了家常便饭。

不知您是否知道,现在堕胎主力军变成了15-24岁的孩子,15-24岁孩子堕胎的比例占37%。这已经违反了国家的法律,一张张稚嫩的面孔,背着书包去堕胎,父母知道了,不知道要多伤心难过!

艾滋病检测窗口最常来的是18-24岁的孩子。填表存档检查是否感染艾滋病的人群中有87%是同性恋,孩子,你既然知道同性恋极易感染艾滋病,又担心自己得艾滋病并主动来筛查,为什么还要搞呢?

难道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吗?艾滋病是不治之症,世纪癌症啊!一旦患病是没有后悔药吃的啊!

而这些主动来筛查艾滋病的同性恋人群中,又有57.7%确诊了艾滋病。艾滋病检测区的哭声一天24小时没有一分钟是间断的,有自己哭的,有和“男友”双双确诊一起哭的,也有一家三口五口抱头痛哭的。

可惜太晚了,太晚了。生命就是这么脆弱,说什么做什么都太晚了。还有父母哭到昏倒送ICU的,一大堆。艾滋病检测窗口的工作人员都要定时接受心理疏导,免得患上心理疾病。
几乎每一个来测是否患上艾滋病的青年,都会经历这么一个过程。

性行为后极度担忧⇒发现没有患上⇒继续狂欢继续滥交⇒性行为后极度担忧⇒发现没有患上⇒继续狂欢继续滥交⇒性行为后极度担忧⇒患上艾滋病⇒痛哭后悔

孩子,晚了。一切都晚了。我不想和你说任何极具说服性的语言来让你“醒悟”,我想把现实放在你面前让你自己看。如果你不能自己醒悟,那就不要在最后痛哭后悔。

那些所谓公知,性学家的共同的特征是,心理扭曲,鄙视人类的道德,攻击中国法律对性乱的限制,甚至屡屡以公知身份煽动人众对法律,社会,对D和GJ的不满。

列举如下:(我不怕遭到报复!我的父亲已经被同性恋踢断了一条腿,大不了把我这条命拿去,但是想腐蚀中国青少年,毁我道德,亡我种族,十三亿中国人不会答应!

这可惜有一部分中国青年满怀改变中国的希望,却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在亡国灭种,俨然当了汉奸,完全被利用了,还引以为豪。
这就是文化战中最狠毒的计策。好比有些青少年把支持同性恋当成捍卫人类自由的高尚事业,认为自己多么多么高尚。唉,悲!)

李Y河: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最著名的性学家,鼓吹同性恋,鼓吹换偶自由,鼓吹一夜情,鼓吹乱伦等反道德行为,此人还是一些无知媒体人眼里的权威,遇到与性有关的话题,往往就她的意见作为专家指导社会。

彭X辉:华中师范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和硕士生导师,2012年曾导演引进日本色情电影AV女郎进大学课堂的闹剧,而成为一群低俗媒体追逐的对象,性自由等谬论,危害了一代中国青年。

方gang:北京林立大学性与性别研究所所长,应用心理学系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鼓吹性是用来娱乐的,鼓吹母子,父女乱伦,同性恋,建议中国设立裸泳岛与世界接轨等等。

这些现实令我忧心如焚,因为我是社会中的一员,我担心整个中国的幼女女童少女和女大学生及未婚女性会成为其中的一员。

因为我是一名中国男人,位卑不敢忘忧国,十四亿人,同一个家,同一个社会。

妙无菩提
  • 本文由 妙无菩提 投稿,于2022年6月19日11:40:23发表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戒色网 www.jiey.org
匿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