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孽情敲诈压顶,更有艾滋惊魂在后头

肖雨娟是开封县一名年轻有为的副局长,她原来有一个让人羡慕的幸福家庭。可两年前,因为当总经理的丈夫韩军与保姆的婚外出轨,她平静的生活便陷入一连串难以想象的噩梦之中:女保姆的无赖丈夫高占文对她和家人进行了无休止的敲诈;而且,高占文为了报复占有其妻子的韩军,还劫持肖雨娟,意欲强奸;最为可怕的是,2005年8月,肖丽娟夫妇竟得知,保姆夫妇都是艾滋病患者,且保姆已病发身亡......

肖雨娟一家能否逃脱"艾滋"侵害?2006年4月,随着震惊中原的艾滋淫魔高占文强奸案的终审判决,隐藏在案件背后的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也得以浮出水面。

经理丈夫意外出轨,婚外孽情埋祸端

出身于教师家庭的肖雨娟是河南省开封县小有名声的年轻干部,刚过30就当了某局副局长。事业有成的她还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她的丈夫韩军是开封市一家商贸公司的总经理,家产逾百万。女儿韩欣珞聪明伶俐,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让亲戚朋友们欣羡不已。可是,2005年初,这对恩爱夫妻突然协议离婚,对于亲友的疑问,肖雨娟一概以沉默作答。

2005年8月的一天,肖雨娟在办公室处理公务,手机突然响了--竟是开封县公安局打来的电话。对方称他们抓捕了一名叫高占文的犯罪嫌疑人,想向她了解一些情况。高占文?一听这个名字,肖雨娟不禁打了一个冷颤。一段屈辱往事挣脱了记忆的闸门--

2000年,女儿欣珞出生,因为肖雨娟夫妇没有时间照顾女儿,就决定找个保姆。2002年春节,通过韩军老家亲戚的介绍,一名叫张玉的女人走进了韩家。张玉是河南驻马店人,高挑漂亮。介绍人说,张玉曾在广东打工多年,手脚麻利,2001年新婚后,丈夫外出谋生,她一个人在家没事,才想出来。起初,穿着举止不像农村人、看上去又有些娇气的张玉让韩军夫妇有点放心不下,但出乎意料的是张玉心细如发,不到一个礼拜就摸清了小欣珞的生活规律。而且,张玉非常机灵,嘴巴很甜,按照韩军家的辈分,把韩军和肖雨娟叔叔、婶婶地喊个不停。

能干的张玉让肖雨娟十分满意,又隐隐有些担心,因为她总觉得衣着打扮入时的张玉,举手投足间都带着风骚。为此,她曾密切关注张玉的一举一动。让她欣慰的是,几个月过去,张玉一直都非常老实,对丈夫韩军更是敬而远之,肖雨娟悬着的心才慢慢放下来。

但肖雨娟不知道的是,在背地里,张玉对韩军的态度其实非常微妙,说话时不仅声调略带撒娇,眼神也颇为挑逗。张玉的变化自然没有逃过韩军的眼睛,但他从没跟妻子提过,一方面张玉把小欣珞照顾得非常周到,另一方面,韩军觉得有这样一个妩媚的女子在眼前晃动,给平静的生活增添点颜色,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事情终于按照既定的逻辑发生了。2002年5月的一天,肖雨娟在外地出差。晚上11时许,因为应酬喝多了酒,韩军跌跌撞撞回到家,倒头便睡。半醉半醒间,韩军感觉张玉推开房门进来了。她端着茶水说道:"叔叔,茶是解酒的,快喝点吧。"温软的话语,幽幽的体香,轻薄的睡衣,撩得韩军心里痒痒的。韩军一把将她抱进怀里,而张玉没有丝毫反抗......从那一夜后,直到肖雨娟出差回来前的三天时间里,韩军和张玉每晚都极尽缠绵。此后,一有机会韩军就和张玉偷欢,全然忘记了咫尺之外的肖雨娟。虽然韩军也害怕婚外情败露,但张玉新鲜的身体让他痴迷,作为回报,韩军经常背着妻子为张玉买东西,还成百上千地给张玉零花钱。

张玉是个聪明人,当着肖雨娟的面,她都低眉顺眼,对小欣珞尤其尽心尽力。而当肖雨娟在家时,韩军也尽量不同张玉说话。所以,忙碌的肖雨娟对丈夫与保姆之间的事全没感觉。彼此相安无事地生活了一年多,直到张玉的丈夫找上门来。

2003年2月的一天晚上,一个剃着光头、黑瘦高大的男人来敲韩军家的门,他自称是张玉的丈夫。

韩军夫妻不敢开门,转身问张玉,却发现张玉正低头哭泣。她这才承认自己以前说了谎,来人正是丈夫高占文,因偷盗曾先后两次被判刑入狱,自己在家无依无靠,才出来干保姆,而且一直躲着没与他联系。张玉哭着说:"他总是打我,我不能跟他走呀,叔叔婶婶救救我......"这时,高占文在外开始大喊大叫。韩军只得劝张玉:"你先和他回去,把事情说清楚再回来。"张玉只得回房收拾行李。

毕竟相好一场,看着张玉含泪离开,韩军对她的处境充满担心。但一转念,自己和张玉这样长久相处下去,总有一天会被肖雨娟发现,现在张玉离开,他就可以重新开始正常生活。想到这里,韩军心中不禁释然,甚至有些庆幸,却没有意识到他与张玉的孽情已经为今后的生活埋下了一颗地雷。

噩梦绵绵无绝期,夫妻陌路心悲苦

张玉走后的第二天,早上7时许,韩军夫妇刚刚起床,又听到激烈的敲门声。韩军走到门边一看,竟是高占文,身后躲着鼻青脸肿的张玉。韩军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只得硬着头皮开门。刚把张玉夫妇让进客厅,高占文就猛地从身上的背包里掏出一把大砍刀,骂骂咧咧地嚷道:"我的老婆你也敢玩!我现在就让你玩!"说着,舞起砍刀就朝韩军挥去。韩军赶紧逃到沙发后面。

一头雾水的肖雨娟连忙和张玉一起,奋力拉住高占文,让他有话好好说。高占文这才放下砍刀,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恶狠狠地要韩军给个说法。韩军看了看妻子,嗫嗫嚅嚅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肖雨娟早从高占文的话语中猜出了大概,再回头看看丈夫和张玉尴尬的窘态,她什么都明白了。愣了半晌,她转身进了卧室,收拾好衣物,不顾韩军的恳求,抱着女儿夺门而去。韩军一时乱了分寸,追出门去,而妻子早已打车绝尘而去。他怏怏地回到家中,却见高占文正趾高气扬地坐在沙发上。而且厚颜无耻地说:要么让韩军的局长夫人陪他睡1年,要么赔偿他老婆占用费5万元,否则,他便让韩军一家身败名裂。

韩军知道自己碰上了无赖,但对付这样刚从监狱里走出的亡命徒,他又无计可施。经讨价还价,双方以3万元成交。看着高占文拿着钱得意扬扬离去的背影,韩军颓然跌坐在车上,在心里一遍遍地骂自己"混蛋",悔得肠子都青了。

心情稍稍平静下来后,韩军驾车来到岳父母家。不出所料,肖雨娟果然带着女儿回到了娘家。可也正如他想到的,任凭他百般赔罪和哀求,肖雨娟始终一脸冰霜,最后钻进客房,再不出来。岳父则对他视而不见。

韩军无言以对,把女儿抱在怀里,眼泪如断线的珠子直往下掉。自知无趣,韩军灰溜溜地离开岳母家。最后,他约了几个好友出来吃饭,并喝得酩酊大醉......

而那一边,韩军的婚外情也如同一道挣不脱的枷锁令肖雨娟窒息。一个星期后,肖雨娟向韩军提出离婚。可韩军坚决不同意,他不住地给妻子道歉,流着眼泪恳求:"我真的知道错了,给我一个机会吧,我们的女儿还那样小呀,怎么能没有父亲呢?"肖雨娟回忆起昔日夫妻恩爱的生活,她也想原谅丈夫,可一想起高占文夫妇闹上门来的耻辱场面,她的心又生生地痛。

家里的事情还没摆平,新的麻烦又接踵而来。2003年7月,高占文再次敲开韩军的家门,依然带着那把大砍刀。他开门见山对韩军说:"上次的钱已经花完了,现在我手头紧,想再借些。不然,小心你3岁的女儿!"见高占文这副德性,韩军肺都气炸了。但为了保全自己和妻子的名声,同时也为了女儿的安全,韩军还是给了他2000元钱,并请求高占文不要再找自己的麻烦。高占文笑着答应,可是,此后,他却像幽灵一样死死缠住韩军,不时地把韩军堵在家里或办公室向他要钱。就这样,从奸情事发到2004年年底,高占文先后向韩军敲诈钱财达4万余元。

在敲诈韩军的期间,高占文还多次跑到肖雨娟的单位,以"说事"为由,向肖雨娟"借"现金。同样,碍于脸面,肖雨娟也尽量满足他的要求,先后也给了1000多元钱,只求他尽快从眼前消失。可是,她怎么知道,噩梦并没有就此结束。

2005年3月初的一天下午,快到下班时间了,高占文突然又闯进肖雨娟的办公室。肖雨娟吃了一惊,不禁气愤地说道:"你快走吧,我和韩军已经离婚,以后他的事情与我无关。"原来,因为高占文始终如噩梦相随,肖雨娟和韩军感情的裂痕越来越难以缝合。经过一番挣扎后,两人已于2005年年初协议离婚。

高占文并不死心,他坐在沙发上不肯走。顾忌影响,肖雨娟只得苦口婆心地劝他,一直挨到晚上8时,高占文才起身离去。可是,当肖雨娟走出单位大门时,高占文却又跟了上来。为防不测,肖雨娟撒腿就往人多的地方跑,但被高占文一把扭住胳膊,塞进一辆就近的出租车内。高占文喝令司机开车去郊区,并拿起那把形影不离的大砍刀不停玩弄,肖雨娟吓得大气不敢出。

好心的出租车司机看到这一幕。当车开到繁华的汴京饭店附近时,他就把车停了下来,谎称车没油了,要求两人下车换乘。下车后,高占文一脚把肖雨娟踢翻在地,把砍刀插到腰间,一手捂着肖雨娟的嘴,一手拉起她的胳膊,使劲往街道没人的地方拽,肖雨娟拼命反抗,两人扭作一团。路人见状,上前过问是怎么回事。高占文恶声恶气地吼道:"别多管闲事,她是我老婆。"肖雨娟急中生智,使劲咬了一口高占文的手,高占文吃痛,手松了,肖雨娟趁机扯起嗓子高喊:"救命呀,他是坏蛋,想强奸我。"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还有人打110报警。不一会儿,派出所的干警赶来,将两人带到派出所。当晚10时左右,肖雨娟说明情况后回到家中,高占文则因侵害妇女被治安拘留15日。

这次事件过后,肖雨娟对高占文更是心有余悸,感觉他就像一根刺入心脏的毒刺,不知它何时会拨动,又会引发怎样的悲剧。想到这里,她对韩军的愤恨更加深了。可出乎肖雨娟意料的是,被治安拘留后,高占文却像消失了一样,竟再也没有来骚扰她。肖雨娟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摆脱了魔鬼一样的高占文吗?谁料半年不到,公安机关又因为这个魔鬼找上门来了。

惊回首,侥幸逃过艾滋惊魂无言轻松

顾及肖雨娟的社会地位,公安民警与肖雨娟相约在开封市的铁塔公园见面谈案情。肖雨娟如期而至。在公园,办案民警首先问起了上次肖雨娟被高占文劫持的事。肖雨娟将事情经过据实以报,却没有说明原因。见肖雨娟有所回避,办案人员向她介绍了高占文的相关案情--

原来,来自开封县农村的高占文不仅是泼皮无赖,更是一名艾滋病患者和报复社会的变态淫魔。2001年春节前,他和张玉结为夫妇后不久,在当地一次艾滋病普查中,高占文意外发现自己感染了艾滋病毒,而且张玉也是一名艾滋病毒感染者。其实,高占文卖过血,也有可能因此感染艾滋病。但他偏偏认定是张玉将病传染给自己的。因为,她不仅来自驻马店上蔡县的艾滋病村,长大后又曾在广东的洗浴中心当过小姐。年轻貌美的她如果不是感染了艾滋病毒,怎么会嫁给数百里之外、没钱又没工作的自己为妻?有了这个认识后,高占文对美丽的妻子时常动粗,对生活也彻底绝望,曾因偷盗先后两次被判刑入狱。但是,两次刑罚并没有让高占文觉醒,相反,他对社会的仇恨更深了,决定将传染艾滋病作为报复手段。2003年刑满释放后,他就不断对女性实施性侵害,而且,为了使对方更容易感染上艾滋病毒,他在满足兽欲之后,还曾用注射器将自己的血抽出来,然后注入对方体内。从2003年至2005年7月间,他在开封、郑州、兰考、太康、甚至青海省,先后强奸妇女二十余人,其中幼女十余人。只因无人报警,致使他一直逍遥法外。2005年春节,高占文在开封强奸了一名9岁的幼女郭敏敏,令对方大出血昏迷。高占文逃脱后,郭敏敏的父亲怒而报警,高占文这才成为公安机关网上通缉的对象。逃跑在外的高占文并没有停止犯罪的步伐,他又开始上网钓一些少不更事的女网友强奸。

2005年7月中旬,高占文以找工作为由从太康带着两名女网友来到河南兰考。为了逼迫两人就范,高占文在黑暗中强迫两人去摸他放在旅行包里的"模特手",并谎称那是他杀人碎尸后留下的残肢,以此对两人进行恐吓。惊慌失措的两女孩在被高占文惨无人道地折磨近10天后,7月31日,其中一名女子终于找到机会逃出旅馆报案。高占文这才落入法网。随后被押解回开封。出人意料的是,在公安机关接受审讯时,高占文开列了一串长长的被强奸者的名单,而"肖雨娟"的名字赫然在上。

办案民警沉重地对肖雨娟说道:"高占文的行为非常恶劣,如果再不把他绳之以法,后果将不堪设想。请您一定要放下思想包袱,配合我们的工作。"肖雨娟脸色惨白,矢口否认高占文强奸自己的供述。为了打消办案人员的疑虑,她简单介绍了前夫与张玉有染的事实,认为高占文那样说只是为了报复。

公安干警则告诉肖雨娟另一个可怕的事实。据高占文自己交代,他劫持"强奸"肖雨娟并不是图财,而是有更凶险的目的。原来,2005年春节,张玉就因艾滋病病发身亡,高占文本人也出现了艾滋病症状。在死亡阴影的重压之下,高占文非常疯狂,一想起韩军曾与他妻子偷情,他就愤愤难平。为了报复韩军,他一心想把艾滋病传染给她。这才有了肖雨娟被劫持的经历。没想到,他不仅劫持不成,反而被拘留半个月。

肖雨娟呆若木鸡,彻骨的凉意让她几乎不能呼吸,可怕的担心则牢牢占据着大脑:那个与自己的前夫保持近一年婚外情关系的女保姆是艾滋病患者,那么,她的前夫呢?她自己还有她幼小的女儿呢?肖雨娟不敢再想。

公安干警走后,肖雨娟立刻打的到幼儿园接出欣珞,然后赶到医院做检验。第二天,化验结果出来了,她和女儿没有感染艾滋病毒。肖雨娟稍稍松了一口气,可仍不放心,当天又带着女儿来到郑州,到最权威的河南省性病、艾滋病检测防治所检查。结果还是一样:她们母女没有感染病毒。手捧着化验报告,肖雨娟泪雨婆娑......

返回开封后,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肖雨娟给韩军打电话,将保姆张玉是艾滋病患者的消息告诉了他。末了,她说道:"我和欣珞已经检查,都没事,你也到医院去看看吧。"

韩军机械地答应着,头脑里一片空白。夜幕渐渐降临,韩军不想回家,他和衣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岁月的片段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里一个接一个地浮现,恋爱、结婚、女儿出生,幕幕都是那样真切、甜蜜,让他如此不舍。再想起肖雨娟离家的痛苦,想起与他离婚后,各种舆论的矛头都指向她,而她为了保全自己的名誉始终一言不发,韩军就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同时,他也下定决心,如果万一感染了,他就把财物全都留给肖雨娟和女儿,然后在病发前,体体面面地死去,把肖雨娟极力帮他保护的丑闻带进土里,不再让它骚扰心爱的妻子和女儿。

第二天,韩军早早来到医院作了检测。第三天,他又忐忑不安地再次来到医院拿结果。万幸,检测报告显示,他的HIV为阴性。韩军的泪水夺眶而出,拿出手机给肖雨娟打电话:"结果出来了,我也没事......"电话那头,肖雨娟当场哭了。

因涉及个人隐私,2005年12月31日,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不公开审理了高占文案件。虽然据高犯供述,几年来遭其侵害的妇女包括幼女达20多人,但因种种原因,公安机关只查证落实了9起,且目前只有幼女郭某一人被检测出感染了艾滋病。高占文供述的强奸肖雨娟的罪行,也因肖雨娟的矢口否认而没有被认定。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高占文采取胁迫或其他手段多次强奸妇女、幼女,其行为已构成强奸罪。而被告高占文在得知自己感染艾滋病毒后仍实施强奸犯罪,其行为不仅使多名妇女、幼女的身心遭受巨大创伤,且已造成一名被害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其犯罪后果严重,性质恶劣,且系累犯,主观恶性深、社会危害大,应依法严惩。最后,法院判决被告高占文犯强奸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对郭敏敏一家附带民事赔偿。高占文表示不上诉。2006年4月18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核准高占文死刑。

鉴于高占文身为艾滋病患者的可怕事实,而且涉案人员广泛、作案手段恶劣、令人发指,4月中旬,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向开封市卫生主管部门、传染病防疫机构发出司法建议,要求对高占文提供的所有被侵害妇女进行艾滋病检测。目前,一个由公安机关、卫生防疫机关组成的检测小组已经成立,正在紧锣密鼓地开展工作中。

谈起此案,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女法官赵琦婷心情沉重地表示:社会上确有一些艾滋病患者,不堪疾病和社会的双重重压,产生报复社会的恶念,并实施传播艾滋病的疯狂举动。这是一种严重的犯罪行为!她告诫如高占文之流的犯罪分子赶快悬崖勒马,停止犯罪,否则,等待他们的必将是法律的严厉惩罚。同时,她也提醒人们要洁身自好,不要因个人一时的私欲而酿成终生的遗憾。

一个原本幸福温馨的家庭,只因为丈夫的出轨而被恶魔缠上,就此走入痛苦的深渊,不能不让人感慨。倘若是肖雨娟和她可爱的女儿因此而感染上病毒,不知身为总经理的韩军将何以自处?所幸的是,上天眷顾了她们母女。而韩军,他虽然幸运地逃过"艾滋"病毒,但生活已经千疮百孔。他的沉痛经历再一次告诉人们:婚姻是责任的载体,每一个走进围城的人,都该牢记身上的责任,谨言慎行,不可放纵情欲,别等到妻离子散、幸福不再时追悔莫及。

匿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