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坏后醉生梦死苦果自尝

fyq 2022年1月25日20:26:38邪淫恶果评论3,5812

2005年因为考虑到公司改制,也为了给自己铺条后路,我便自己成立了公司,贷款办了一个砖瓦厂。从此,我的事业达到了新的高度,我也成了别人眼中的成功人士。但是在这期间,我在慢慢发生着变化,身上的毛病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

我是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起初我的人品还算是纯善的,非常看不惯社会上的不良风气,特别不愿意与坏人同流合污。社会上几乎人人都有偷拿公家物品的恶习,我刚开始还很本分,后来慢慢也就变了。在建筑公司当小组长时,我记账,因此可以掌握别人的经济。在执行的过程中,脑袋灵光的我看到了制度上的漏洞,自忖别人发现不了,就借着工作的便利,添假名,做假账,假公济私,冒领了很多昧心财。自己建公司所用的建筑材料,基本上也都是从原单位拉回来的。

私心贪心的口子一旦打开,便越来越大。90年,我升做项目副总经理时,贪心更大。节假日,用于公司公关的礼物我私自截留,业务往来上的礼品和代购券、招待费等全是多开票、少出钱,从中贪污差额,往自己的腰包里装,那些年通过这种方式中饱私囊,我自己都记不清有多少钱了。

话说,饱暖思淫欲。在工作中,下面很多要求分包工程的小包工头及各类经销商经常请我吃饭喝酒,每天都是好吃、好喝、好招待,打牌、足疗、洗浴,夜夜笙歌。2002年,我就开始接受了这些不良风气。开始我还有些不习惯,感觉不应该那样,但是慢慢我就习惯这些享受了。而且随顺大众,喜欢讲黄段子,看黄碟。那时圈内觉得能养小三是很光荣的事,是成功的标志之一。我也自以为是“成功人士”,觉得理所当然不能“土老冒”了,觉得身边没个女人,都不好意思在这个圈子混似的。刚开始时仅仅是逢场作戏,经常混迹于风月场所。2004年一个女人的出现,彻底让我滑入了邪淫的深渊,几年间带着这个女人风流快活,开始了“家外有家”的生活,肆意造作。

我的妻子是那种温良贤淑的女人,比我还孝顺父母,父母的生活起居,就连父母的内衣、袜子、卫生纸等生活细节都打理得井井有条。父母更是逢人便讲儿子媳妇的种种孝顺,说的最多的就是,儿子媳妇的照顾比对待客人还舒服、周到。我那时根本就没顾过家,从没考虑过妻子的感受。就是那种有了几个小钱,就自我膨胀、目空一切的感觉。

后来才明白,人要是狂妄到极端、作死到极致,就是路走到了尽头的征兆。2007年9月份开始,也就是42--43岁时,我开始诸事不顺。外欠账目要不回来,材料款要不回来,烦心事一大堆,公司业务开始走下坡路。

2007年11月份,年仅44岁的我,因一份4万3千元的账款,怎么催促都不还。我想尽办法,请客托人,对方终于说好了还款。当晚很高兴,喝酒聊天到很晚才结束。平日里我一直都是开车的,而那天偏偏骑了摩托车。在回来的路上,摩托车翻车,左脑严重摔伤,住进了重症监护室。17天昏迷不醒,两个月后出院,但是脑外伤导致的压迫下肢神经,让我至今无法行走。而这次住院的所有花销刚好是4万3千元整。

住院期间家人一直瞒着父母说我工作忙出差了,但是父母总是感觉不对,吵着要见我,实在瞒不下去了,就让父母来医院看了一趟。父亲看到我这个样子,老泪纵横,深受打击。回家就落下了手抖、意识迷糊的毛病,不久就病倒了。四个月后,也就是2008年春天,我父亲撒手走了。母亲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也病倒而过世。不到一年半的时间,父母都因为自己的这次车祸而离世。

所谓墙倒众人推,大家一看我摔得这么严重,居然在十几天内偷空了厂里几乎所有的物件,单单生产工具一项的损失就是一二十万。价值十几万的砖托板、七八万块的切割机,成品砖及原材料,也被人明目张胆地搬走了。小到办公用品,办公桌,食堂里的锅灶,碗筷……全都被人搬走了。

贷款建厂的费用还欠着,外欠的债务要不回来。业务荒芜,最后厂房废弃还被银行收回,当初看似一眼到头的繁华,就这样戛然而止了。当时,儿子读高中,闺女读大学,正赶上用钱。自己每年的医院花销哪年都不是3万5万的事,因为是外伤,又不属于工作时间的工伤,医保不给报销,经济拮据可想而知。然而,这些压力,全落在了老伴身上。她一个本分的农村女人,不知道度过了怎样的难眠之夜,流了多少眼泪。我当年醉生梦死,现在那些女人一个都不见了,守在我身边的,不离不弃的,还是我的老伴。夫妻相守才是最大的幸福,可惜我明白得太晚了。

如今躺在病床上,回想过往的种种,感觉自己的路,真是自己走绝的。厚德才能载物,我本来就是没多少福报的人,侥幸走了几年好运,就肆意妄为。这一点点福报,加上我这样轻薄的心性,哪能承载得起的?

匿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